新公益是一个发布公益众筹项目,一对一助学项目和公益线上线下活动,提供志愿者交流综合公益服务,致力于打造一个公正,透明,高效的公益组织平台,重塑全民公益信心

运用商业模式做公益,不再“赔钱”!

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公益?做公益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公益是否应该考虑效率?从根本上厘清这些疑问,走出公益的误区,从理念上需要创新,从做法来说,公益应该讲求效率并且应该用商业的模式来做公益。

借鉴商业模式做公益

罗宾汉基金会是目前纽约最大的、致力于与贫困做斗争的公益机构。董事会承诺将每一位捐助者的捐款100%地投放给资助项目。去年,罗宾汉基金会向纽约市超过210个对抗贫困的项目投放1320万美元。

在罗宾汉资助的住房项目中,有92%的受助者再也没有回到过去的庇护所。罗宾汉资助的教育项目将通过GED考试(美国高中毕业证书)的几率增加75%。罗宾汉的职场训练项目比其他机构的效率高出一倍。同其他城市的项目相比,参加罗宾汉项目的人可以获得更高的薪资和工作留用率。一般的公益机构,每年的公益晚会平均可以筹集300万-500万美元的善款,但是去年,罗宾汉基金会仅一个晚上便筹集高达5700万美元的善款,前来捧场的不乏政界和演艺界的名流要人。

为什么这家公益基金会能如此大放异彩?为什么它能保持如此骄人的公益纪录?

答案是这家基金会有一套特有的项目评估方法:绝对货币化(Relentless Monetization,简称RM)。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点学术化,这与罗宾汉基金会的创始人及主要资助者的专业背景有关系。他们大都来自对冲基金和金融机构,许多人是受过专业训练、沉迷于数学模型的“宽客”(Quants)。

1988年创立之初,罗宾汉基金会就誓言将“投资原则”应用于公益事业。董事会成员们坚持的理念是,将他们投资于公益的每一分钱,都像他们投资于对冲基金一样有效。将程式化、数量化和结果导向的投资战略,与讲求爱心、讲求奉献的公益诉求结合在一起。罗宾汉的创始人保罗都铎琼斯总结的道理:做公益跟做企业一样,公益需要的不仅仅是一颗火热的心,公益更需要专业的技能和实业化的管理。这个理念也成为罗宾汉基金会的安身立命之本。

对所有已经投身或者即将投身公益事业的人们来说,有一点务必牢记:我们身处一个资源有限的世界,慈善家或者资助者不可能资助每一个行善事的项目,他们必须做出取舍。

怎样取舍呢?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应该选择那些把每一分钱都用到极致的项目。

公益机构最大的特点是非营利性。非营利意味着赔钱,但是赔钱并不必然等同于浪费和低效率。换句话说,正是因为非营利,才更应该有效率,更应该让公益的每一分钱都获得最高的社会回报。

要让给予变得有聪明,要让非营利机构变得有效率,要让慈善变得更公平,其实,我们有现成的方法可资借鉴,这种方法恰恰来自于已经在几百年的演化过程中变得极为成熟的营利性机构。

对营利性机构而言,衡量其成功与否有一个天然的尺度:投资回报率(return on investment,ROI)。而困扰公益机构的一个核心问题是,没有一个可以将不同的公益效果进行测算和比较的天然尺度。

如在环保方面,是应该把钱放在建设生态厕所上还是用于治理雾霾?在教育方面,是应该把钱用来资助在广大农村开展白内障复明手术还是帮助贫困地区的学生改善饮食标准,是捐建乡村小学图书室还是募集资金用于购买脑瘫儿童轮椅?罗宾汉基金会的评估方法RM,就是找到了一个类似“投资回报率”的指标,即公益回报与投资成本之比。这种测量公益效果的方法让不同公益项目之间的比较不仅变得可行而且清晰有据。

RM的核心思想是将不可类比的公益回报货币化。这种方法最独特的贡献是将货币价值赋予公益效果,从而将对公益效果的评价转化为对其货币价值的比较。不管你是捐助者、非营利机构、政府官员、立法部门、政策专家或者任何从事公益项目的人,这种方法都可以提供一种可靠、透明的答案。

每年,大约有5%-10%的公益机构在第二年得不到罗宾汉基金会的资助。并不是因为这些机构做的事情不重要、不伟大,并不是说他们爱心不够多,而是因为这些项目没有达到预期设计的目标。在很多人看来,这种做法和慈善的本质背道而驰,而且非常残忍。但是对捐资人来说,这是最有效率的公益,是最公平的做法,是社会效益最大化的选择。

如果将每一个项目的评估公式化和数量化,这个做法确实是有难度,但不是不可为。相信用商业模式做公益,一定是中国公益事业未来的方向。

(来源:MBA纵横网 作者:朱睿)

评论

© 新公益 | Powered by LOFTER